搜索
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桐鄉灣里村的張家與敬勝堂家訓的故事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chongfu 發表于 2018-6-5 16:31:10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樓主
chongfu
2018-6-5 16:31:10 1507 0 看樓主
桐鄉灣里村的張家與敬勝堂家訓的故事

     這兩年來,總在研究、譯注別人家的家訓,不只是曾國藩,還有如張履祥、呂留良、陸隴其等浙西大人物的家訓,確實值得都值得學習。其實呢,小戶人家的家訓,也有其獨特的價值在,故而今日便說說我們張家,張家的家訓雖然簡略,卻也勝義無窮呢!

     近年來,隨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日益被重視,被重新認識,家風家訓也日益受到了關注。其實在傳統社會中,一個大一點的家族,則必然有其家風家訓。或載之于家譜,或以廳堂館舍之名以記之,我自己的老家,也有自己家的家訓,就是以后者的方式被代代相傳下來了。

     前幾日,偶有人問及,便回憶了一番,也通過各類文獻考索了一番,特將老家灣里村張家的來歷,以及敬勝堂的家訓含義,簡略地寫了寫,以便將來坐著搖椅,與子孫慢慢聊。
被敲掉了的四個字,不知道是否為“耕讀傳家”?
     我的老家,地處浙西的桐鄉,具體而言則是崇福鎮轄下的灣里村,此村本屬崇德縣留良鄉,1958年崇德縣并入了桐鄉縣,2001年留良鄉又與虎嘯鄉、芝村鄉、上市鄉一起并入了崇福鎮。
     先說留良鄉,顧名思義,就是在辛亥革命之后為了紀念呂留良而設的(另有呂留良墓園所在地,當時改名為晚村鄉),由崇德縣的語兒鄉(又名御兒,我家所在地位于語兒鄉)與南津鄉合并而成,因為呂留良當年曾在境內的南陽村授徒講學,講學之地也即南陽講習堂(現屬新橋村東莊角),離我家大約七八里地。
     再說灣里村,位于崇福鎮的最東端,再往東就是現屬高橋街道的原騎塘鄉,往南則與海寧相鄰,原屬崇德縣的三條沙渚塘(京杭大運河嘉興段的重要支流)之中的兩條,即中沙渚塘與南沙渚塘(語兒涇、語溪),分別穿過灣里村的南北端,連接這兩條沙渚塘,還有一條彎彎的小河,則是灣里村的母親河。灣里村得名之由來不得而知,想必與這條由沙渚塘而彎曲入里的小河,有一定的關系吧?灣里村,曾經是省級的文明村(1991年6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來灣里村視察),八十年代就有村辦企業紐扣廠,即萬里化工廠,當年村子里的婦女大多在此廠工作(1987年至2002年任灣里村書記、曾任第九屆、第十屆、第十二屆桐鄉縣人大代表的張煥昌,也出于落駕馬橋的張家);又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著名的良渚文化墓葬群新地里遺址,離開我家大約兩里地。
     至于更小的地名,我家所在的自然村落,叫做落駕馬橋,也稱陸家木橋,我小時候還是一座木橋,在現在的水泥橋南面約一百米處。若說叫陸家木橋,則大概是因為橋東邊有好幾戶人家姓陸;再說叫落駕馬橋,則與康王趙構,也即宋高宗南渡的傳說有關,說是康王看到此木橋,心驚膽戰,不得不在此下馬,在大臣們的攙扶之下慢慢過橋,因此而得名落駕馬橋。與康王南渡相關的,還有東北面的扶駕橋,西南面的御駕橋,似乎真的有一條南渡線路,那么由此而得名也極有可能。
廳堂一側,如今也布滿了塵埃
     落駕馬橋河東、河西的自然村落,大多是張姓人家,據說是清中期,自海寧的九里松遷來,張姓逐漸繁衍而成為崇德縣的“塘東八大家”(所謂八大家指的是“田、張、錢、王、陳、沈、盛”八大望族,我的曾祖母田桂生的娘家就屬八大家之中的田家)之一,我家則屬于落駕馬橋河東的張家。據說遷居落駕馬橋河東之后,張家的后人到了六十高齡方才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,這對雙胞胎成家之后分別在南北兩處建起了自家的房子,由此而分為前(南)房張和后(北)房張。張家前后房,曾有共同的家譜,可惜在破四舊時期都毀掉了。

     前房張清末曾出過一位秀才,張品藻,字寅綠,光緒七年(1881)秀才,后來曾任崇德縣參議員;我家這邊的后房張,也出過一位秀才,也即張調梅,為清末恩貢生,張調梅娶崇德縣城人蔡惠芳為妻,生四子,其長子即為張寶俊(后改名張俊,1881-1943),字伯英,與我祖父同輩,原住我家隔壁。張俊早年留日期間曾參加同盟會,創中華南畫會于東京,回國后舉家遷往騎塘赤沙浜,抗戰時客死于四川,他在上海時與同鄉吳待秋等人交游,其畫也曾名重一時,桐鄉市博物館也藏其多幅佳作。次子張寶杰,少年學醫,后在海寧慶云橋行醫,是當地有名外科醫生,1951年去世。后房張,又分為前后三排人家,分了好幾房,我家則屬于八房。(張家的興旺,又有“十八糞桶銀圓”的傳說,落駕馬橋東北為吳家浜,據說乾隆時有個財主叫吳百萬,因接駕時得罪皇帝而敗落,民國時只有一位叫“罐頭阿八”后人到處傳說,吳家地下的銀子隨風水移動,張家后人造房開溝時挖出了“十八糞桶銀圓”,因而起家。)
張俊的山水畫

     現在整個落駕馬橋自然村,張姓人家也多有外遷的,我家也一樣,故而老家只是偶然去一下,比如過年,比如清明節時候。不曾外遷的,多半將老房子拆了,造起了三四層的新房子,如同別墅一般。我家則因為外遷了,老家不常住,故而三進院落的老房子依舊還在。最外面的檐堂屋,已經有約兩百年的歷史了,而中間一進的廳房,大概也有約一百八十年,里頭的樓房因為曾經被火燒毀又重建,故而最晚,但也是我祖父的祖父的父親手里建造的,也已經有約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了。也就是說我家的老宅,最早的檐堂屋約建于嘉慶年間,廳房約建于道光年間,而最晚的后面樓房部分約建于同光之間,也即曾國藩平定太平天國之后,或許毀于長毛之亂(另一傳說是狐貍精作祟,則頗有想象空間了),而后再度重建,也未可知,要知道那時候浙西一帶,也是戰爭破壞最為嚴重的地區呢。
最后建造的樓房一角,有一陣子爬滿了瓜蔓
     說了那么多張家舊事,關鍵則是要說現存的老宅子那個廳上的匾額,也即代表著我家的祖傳家訓的匾額。我小時候,祖父就曾告訴我,上面寫著我家的堂名“敬勝堂”,當年匾額早已不見,只留下拜訪匾額的印跡了。當年的我,不知道這個堂名有什么深意,只是猜想,祖先們也許與打仗,打勝仗相關吧?
     后來我才知道,“敬勝”二字作為堂名或別的齋舍之名,在古代也是常見的,因為這二字,大有其來歷。因為程朱理學在南宋以來的七百多年里,被作為官方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,而作為程朱理學的重要著作之一的《近思錄》卷四,就有程子的一句名言:“敬勝百邪。”也就是說,敬,恭敬、敬畏之心,可以勝過各種邪念,故而這句話,被作為修身之根本。朱子的《朱子語類》一書,也專門討論了“敬勝百邪”這個命題:“蓋敬勝百邪,便自有克,如誠則便不消言閑邪之意。猶善守門戶,則與拒盜便是一等事,不消更言別有拒盜底。”這些話也說得很明白,一個“敬”字,便是做人的根本了。
曾經掛匾額的地方,還有兩個木腳在

     其實呢,“敬勝”二字,最早的出處當為周武王時候姜子牙所上的《丹書》。《史記·周本紀》“生昌,有圣瑞”一句,唐代張守節的《史記正義》引了緯書《尚書·帝命驗》總的話,其中說:“季秋之月甲子,赤爵銜《丹書》入于酆 ,止于昌戶。其書云……”這一“《丹書》受戒”的故事,也被記載于《大戴禮記·武王踐祚》,正好是一個關于訓誡的故事,故摘錄原文如下:
     武王踐阼三日,召士大夫而問焉,曰:“惡有藏之約、行之行,萬世可以為子孫常者乎?”諸大夫對曰:“未得聞也!”然后召師尚父而問焉,曰:“昔黃帝顓頊之道存乎?意亦忽不可得見與?”師尚父曰:“在《丹書》,王欲聞之,則齊矣!”
     王齊三日,端冕,師尚父亦端冕,奉書而入,負屏而立,王下堂,南面而立,師尚父曰:“先王之道不北面!”王行西折而南,東面而立,師尚父西面道書之言曰:“敬勝怠者吉,怠勝敬者滅,義勝欲者從,欲勝義者兇。凡事,不強則枉,弗敬則不正,枉者滅廢,敬者萬世。藏之約、行之行、可以為子孫常者,此言之謂也!且臣聞之,以仁得之,以仁守之,其量百世;以不仁得之,以仁守之,其量十世;以不仁得之,以不仁守之,必及其世。”
     王聞書之言,惕若恐懼,退而為戒書,于席之四端為銘焉,于機為銘焉,于鑒為銘焉,于盥盤為銘焉,于楹為銘焉,于杖為銘焉,于帶為銘焉,于履屨為銘焉,于觴豆為銘焉,于戶為銘焉,于牖為銘焉,于劍為銘焉,于弓為銘焉,于矛為銘焉。
周武王

     故事比較長,大概就是說,周武王繼位的第三日,召集士大夫們詢問,有沒有上古保存下來的,可以落實于行動的,傳之于子孫萬世的訓誡呢?大夫們不曉得,便召來尚父姜太公,姜太公便說,有《丹書》一篇,則就有傳自黃帝、顓頊的大道了。于是“王齊三日”齊,即齋,也就是說齋戒三日,姜太公方才奉書而入;傳授先王之道,不可北面,王行西折而南,東面而立,方才開講《丹書》。講完之后,周武王引以為戒,并在席之四端、幾案、銅鏡、洗臉的盤子、房梁、手杖等等,都刻上了此銘,可見其對于此條訓誡,那是相當地重視。
     《丹書》之中最為核心的思想:“敬勝怠者吉,怠勝敬者滅,義勝欲者從,欲勝義者兇。”還有:“枉者滅廢,敬者萬世。”這兩句話,意思都是比較直白的,恭敬、敬畏之心,可以克制怠慢、怠惰之心,故而為吉,反之則為滅;義理可以克制私欲,故而為從,反之則為兇。還有“敬”則可以傳之萬世,“枉”則及身而滅。總之,關鍵就是要在內心,時時都要有一個“敬”字在,就可以修身齊家了。
曾國藩

     順便說一下,“敬勝”之義,也是曾國藩特別推崇的。據歐陽兆熊的《水窗春囈》記載,咸豐八年,曾國藩復出之時,曾特意拜訪左宗棠,并請其寫下聯語:“敬勝怠,義勝欲;知其雄,守其雌。”上聯,正好就是《丹書》之戒的一個概括,而下聯則出自《老子》。曾國藩一生以程朱理學為宗,故而特別推崇“敬”字,早年制訂的《日課十二條》,第一條便是“主敬”,其一生經常講的也就是要有恭敬、敬畏之心。當然他給人的感覺,也是頗為整齊嚴肅,不茍言笑,讓人不得不心生敬意了。
     其實,我的祖父,做了一輩子小學老師,終年給人的印象也是整齊嚴肅的,在后輩眼中,也是不茍言笑的,甚至我的父親、叔父等,在他面前,也總是怕怕的,所以說,若要以一個字來描述祖父的印象,恐怕一個“敬”字,也頗為合適。當然,這種精神面貌,也是傳到了做了一輩子中學老師的我的父親那里,對于父親,我,還有我的兒子,內心深處的印象也就是一個“敬”字。
     想想周武王,還有從程子、朱子到曾國藩,中間還有清初的呂留良,都是極為推崇“敬”字的。呂留良終身篤信程朱理學,他最為重要的家訓《壬子除夕諭》,第一條便是“敬順”。如此說來,我家的這個“敬勝堂”的堂名,正好就是一條極好的家訓,至于當初為什么會有此家訓,是否與呂留良在南陽講習堂所傳播的程朱理學有關,則都是不得而知了。或者說,也不必知道太多,需要的只是踐行“敬勝百邪”“敬勝怠,義勝欲”的訓誡,也就可以了。
天井里,臺階上,不知道什么時候,長滿了青草
作者:杭州師范大學 張天杰  
    [作者介紹:張天杰,浙江桐鄉人  湖南大學岳麓書院中國哲學碩士、歷史學專門史博士;復旦大學哲學學院博士后。現任杭州師范大學政治與社會學院、國學院教師。曾獲得教育部博士研究生學術新人獎(2010)、湖南省優秀碩士學位論文(2011)、湖南省優秀博士學位論文(2014)等獎項;出版學術專著二部,發表學術論文二十多篇;主持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等多項課題研究。]
(本文均為原創,歡迎轉發至朋友圈;如需轉載刊發至其他媒體,請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收藏收藏 微信分享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  • 您可能感興趣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 返回列表

查看:1507 | 回復:0

崇福網-崇福門戶網,集本鎮新聞,招聘信息,商業信息,房產信息等為一體的門戶論壇,我們是崇福鎮最具時效的信息交流服務平臺。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發展歷程
聯系我們
本站站務
友情鏈接
新手指南
內容審核
商家合作
廣告合作
商家入駐
新聞合作

手機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聯系QQ:884429118 地址:浙江省桐鄉市崇福鎮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ICP備案號: ( 浙ICP備11026809號-2 )
Copyright © 2014-2018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下载个大众麻将 嘉盛配资 广西快3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啊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特发信息股票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最近股票推荐 华东联网浙江十五选五走势图 云南11选5分布走 4场进球彩走势图 老*开奖结果3 快三湖北开奖结果查询 qq麻将手机版官方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 两个人怎样打麻将 52大庆麻将玩不了